要创新农业职业培训技法

2019-04-24 18:44

富源县是云南的先进农业县,所以在多年建设与发展过程中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农业教育经验,例如以富源县农广校为主农业技术推广机构就已经在劳动人事、农业科技等方面取得了极大成就,真正实现了以分类培训为主的农民教育培训体系,构建了乡村成人文化技术学园,包括农家书屋在内的农民教育机制,充分满足了县内农民在农业教育培训体系及农业运行机制方面的不同需求。另外,县内也充分运用各类农业教育培训资源,以重大农业工程做引导,开展了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的农民科技教育培训活动,并取得了一定成效。截止到2016年,富源县农广校已经累计开拓了14个专业,学员超过1500人,学员“三率”(学员智力参与率、课堂时间利用率、教学目标达成率)也在全省内都排名靠前。可以说,富源县所实施的“绿色证书工程”真正达到了农业教育目的,其中“绿色证书”教育培训120期,总共培训学员10300人,其中有58%获得“绿色证书”,实现了从传统农民向新型职业农民的有效转化,为富源县农业发展再上一个台阶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首先,要加大对富源县农业职业教育的财政倾斜力度。目前富源县内以中等职业教育水平为主,许多家庭也属于中低收入水平,所以农民不愿意再拿出更多经费来承担新型职业农民教育经费。为了解决这一经济问题,云南省及富源县政府应该共同出资设立助学金,推动县内农广校助学政策,对农广校正式学籍学生实现全日制教学,解决经济困难家庭学员的学费开支。从资助范围来看,可以将原本对学员的资助面积从5%扩大到60%,根据情况酌情实施职业教育免学费政策,为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发展解决经济后顾之忧。其次,要着力培养职业农民教育师资团队,改善农广校知识教育系统陈旧和教育实践能力差的问题。就目前农广校的状况来看,它的生师比为30:1,这一比例不符合国家所制定的教育生师比16:1的标准。所以富源县农广校应该积极优化师资队伍结构建设问题,通过提升职业农民教育办学条件和教师福利待遇来吸引更多有学历、有实践经验的职业教师参与新型农民教育培训体系当中,形成坚实有力的师资力量支持。最后,也要积极探索产学研结合职业农民教育培训,促成新教育办学模式,争取从多个角度来提升学员的专业实践能力。应该将学生带到农业企业、农场等等参与生产实践,完成所指定的农业生产课题,在实践中学习理论知识并寻求技术提高,丰富自我见识。再者,产学研结合也能为农广校带来更多资金支持,再配合对县内农业发展的直接支持,这让农广校更有能力挖掘职业农民教育内容,提高自身管理能力优势,使产学研结合节奏推进步伐越来越快[2]。

第一,要创新农业职业培训技法,更进一步注重实践教学的应用性。富源县农广校应该将田间农业实践作为一种参与式农民农业培训模式加入到教学过程中,与传统课堂理论教授形成遥相呼应,体现新型职业农民教育的优越性。在教育内容方面,应该以弄技术推广为主,发展农民的都市型现代农业意识,并教育他们针对县内农业主导产业发展来学习相关的农业知识,丰富他们的农业知识层次,真正将实践教学与理论教学完美融合起来。第二,要依托富源县内农民专业合作社及某些农业企业开展农业职业培训教育。让农民学员更多参与到职业培训项目中,例如职业院校、农广校、农业推广机构当中,形成民间农业机构参与模式。针对这些校企合作来研发新的农业短期培训项目,例如“农村劳动力阳光工程培训项目”,联系多家县内农业机构来承担各种短期农业培训任务,充分发挥农民专业合作社作用,从社会、农广校等多个角度来提高县内农业劳动力素质,也鼓励社会上如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农业企业都参与到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当中,形成教育合力[3]。

虽然以富源县农广校为主的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发展快速,但实际上该县在农村劳动力的基本教育层面还是存在问题的,它主要体现在以下3点。第一,在富源县的农村劳动力群体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占到了总数的80%以上,这就为新型职业农民教育的开展增加了难度。因为大部分农民文化基础相对较差、思想观念也相对保守,所以在接收培训方面意识并不强,这使得一些实用性较强的农用技术不能被广泛普及。第二,富源县及云南省各级相关部门也没有充分认识到农民科技教育培训工作的迫切性,虽然每年都有新开设的新型职业农民教育课程,但实际上其教育工作与部门统筹配合并不是十分有利,支持程度也远远不够,仅有少数农民能够真正完全掌握教育内容并实现职业化转化。这就依然需要农广校进一步提高宣传力度,争取更多方面支持,同时寻找更多突破切入点,进一步落实实际,搞好农民教育培训工作。第三,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属于公益性非盈利事业,所以它必须依靠政府及各级相关部门的财政支持。但现实状况是目前农广校的培训软硬件建设水平还并未达到标准,在农民教育培训经费和补助方面还依然存在资金缺口。再加之农广校在“双师型”师资力量方面储备不足,这也严重影响了培训工作的深入展开。第四,富源县在新型职业农民教育方面还并不成熟,存在一定的媒体教育资源与教学实际环节脱节问题。例如县内目前的数字化多媒体资源开发就还不够丰富,在资源共享与业务交流机制方面也存在偏差。这就让农广校的整体教育体系缺乏结构层次性,造成教学计划与教学方法与实际预期存在较大差距,还未能全面适应新型职业农民教育的标准需求。综上所述,富源县在加快推进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机制,丰富教育体系的同时也依然存在问题弊端,需要进一步深化丰富职业农民教育培训内容,才有可能有所突破[1]。

云南省富源县以中山山地为主,非常适合农林牧业发展。从现实产业发展角度来看,该县从2010年开始每年农业财政收入都照比前一年平均增长20.22%左右,农业化程度相当高,整体态势发展良好。但伴随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富源县农村劳动力大量转向非农产业,这就导致了县内农业的兼业化、空心化现象出现,农业从业人员严重老化,劳动力出现不足状况,从县内长远发展角度来看极度影响其农业推进进程。为此,在2013年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中,也对我国与富源县相似的大部分地区有针对性的提出了“要大力培养新型职业化农民及农村实用人才”的发展意见,希望为农村培养一批有文化、有科学专业技能、有管理经营能力的“新型农民”,进而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改善城镇化所带来的农村农民大量流失问题。